首页 > 大使专栏 > 大使讲话
戴庆利大使接受巴哈马“新闻目击网”直播专访

  

       2021年6月22日,驻巴哈马大使戴庆利接受巴哈马最大的网络媒体“新闻目击网”新闻总监克林特·沃森视频直播专访,就中巴关系及务实合作、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对中国和世界的意义和影响,以及中国开展抗疫国际援助与合作等问题回答了提问。专访实录如下:

  沃森:大使阁下,欢迎您来巴履新,感谢您做客“新闻目击网”。您能否先简要介绍一下两国关系情况?

  戴庆利大使:中巴关系和睦友好、基础稳固、富有成效,这是一种基于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关系。中巴建交24年来,两国政治互信不断增强,经贸合作成果丰硕,人文交流日益频繁。中巴关系取得了长足发展,我们完全可以期待两国更加美好的未来。

  沃森:关于中国在巴哈马投资,我们知道有托马斯罗宾逊国家体育场、北阿巴科港,以及新地标项目。中国在巴投资项目总体情况如何?

  戴:过去几十年,中巴共同建成了一批标志性项目。比如,中方无偿援建了托马斯·罗宾逊国家体育场,这是中国人民赠予巴哈马人民的礼物。我们利用中方优惠贷款为巴建造了拿骚机场高速路和北阿巴科港项目,高速路是巴哈马质量最好的公路之一,港口经受了多里安飓风考验,并在随后的救灾中发挥了良好作用,令人欣慰。在商业投资方面,中资企业主要开发了三个项目,包括巴哈玛度假村,堪称巴哈马创造就业最多的私营企业;新地标项目,为拿骚市旧城改造注入了新活力;大巴岛集装箱码头,这是加勒比地区最大的集装箱码头。总的来看,这些项目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促进了巴旅游业和经济的发展。

  沃森:有人质疑北阿巴科港口建成以来一直没能充分发挥作用,中方对此是否有关切?

  戴:北阿巴科港是利用中国的优惠贷款建设的,建成后已移交给巴方。我们愿意看到巴哈马政府和人民最大限度利用该港口,但港口的运营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涉及道路等基础设施和工业发展多个方面。我们愿继续与巴政府合作,推动该港口在促进北阿巴科经济发展上发挥应有作用。

  沃森:为什么对中国来说,与巴哈马建立联系很重要?

  戴:中国的朋友遍天下。在一个中国原则基础上,我们同180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在世界各地设有260多个使领馆。我们视巴哈马为加勒比地区的重要合作伙伴。巴哈马是世界著名的旅游胜地,有领先的金融服务业,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船舶注册登记国之一。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有兴趣来这里投资,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也愿意来巴旅游。中巴两国没有理由不携手合作,实现互利共赢。

  我们生活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人类已结成命运共同体。携手合作,最大限度地发挥全球化的优势,同时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等全球性挑战,符合双方利益。

  沃森:您刚才提到促进共同利益,除了投资旅游和实体项目外,中国还对巴哪些方面感兴趣?

  戴:我们与巴方合作最主要的出发点,是同巴政府和人民一道,推动双方互利合作,共同造福两国人民。两国合作有许多可能性。以旅游业为例,中国每年有1亿多人次出国观光或商务旅行,哪怕这些人中的极小部分能来巴旅游,那市场规模将是巨大的。我们在北美地区还有几十万留学生,他们也是一个潜在市场。

  在农业方面,巴哈马正努力提高农产品自给率,降低民众的生活成本。中国愿意在这方面提供帮助。我们已经同其他加勒比国家开展了类似合作。中国是可再生能源增长最快的国家。2020年,可再生能源占中国能源结构的20%。如果巴哈马要发展太阳能等新能源,中国很愿意协助。

  此外,两国还可以在公共卫生、气候变化、灾后重建、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开展合作。总之,两国务实合作前景良好。贸易方面,两国也大有可为,应该进一步推动直接贸易。

  沃森:您列举了中国可以帮助巴哈马的很多方面,但实际上巴中开展合作的领域连其中的一半都不到。巴哈马似乎没有充分利用中国能在众多领域提供的支持和帮助,您对此感到惊讶吗?

  戴:事情不能这么看。我认为双方一直在努力促成合作。开展合作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有几个好的想法就可以了。从想法到实践的过程并不容易。中巴两国距离较远,且过去一年半来,新冠肺炎疫情对两国正常交往造成了不小的影响,推动这些合作尚需时日。当然,我也同意你的看法,现阶段双方需要以更大的紧迫性推进合作。

  沃森:您刚才提到了直接贸易。直接贸易可以降低中间交易成本,让更多便宜的中国商品进入巴哈马,减轻巴哈马人民生活成本。您认为应如何推动两国直接贸易?

  戴:我听说巴哈马购买的很多中国商品实际上来自美国,很多人没有从中国直接购买商品的渠道,往往不了解与之联系的生意伙伴是否可靠。要想做生意,首先要建立联系,认识并熟悉自己的商业伙伴。两国商界需要建立一个方便沟通的网络和机制,以推动直接贸易,降低成本。

  我们可以推动两国经贸团组互访,开展更多经贸洽谈。现阶段,巴哈马企业可以充分利用中国的在线展会,如上海进口博览会、广交会和义乌小商品交易会等,在线选购合适产品。当然,当面沟通的作用是无法替代的,我们希望疫情过后,巴哈马工商界人士能够早日去中国实地洽谈。

  沃森:未来中国在巴哈马投资发展计划如何?

  戴:我到任以来,分别拜会了巴总理及其他内阁成员,就中巴各领域合作全面深入交换了意见。我对巴方高层致力于促进双边合作深感鼓舞。

  双方将继续协商制定未来合作计划。中方在巴投资和开发,要着眼于同巴哈马人民的需要和利益对接,有利于为巴创造就业机会,改善巴哈马人民的生活水平。

  沃森:下个月,中国共产党将庆祝建党一百周年,这对中国人民来说有哪些重大意义,对世界意味着什么?

  戴:再过几天,也就是7月1日,中国全国上下将隆重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这不仅是中国共产党的重要里程碑,对国家和人民来说都有着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一百年来,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进行了持续不断的伟大奋斗,集中体现为完成和推进了三件大事:一是领导中国人民实现了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我们常说,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历史的选择,是中国人民的选择。这是因为没有任何其他政治力量能够把中国人民从半殖民地半封建、饱受侵略和贫穷的枷锁中解放出来,只有中国共产党找到了民族解放的正确道路。二是中国共产党确立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进行了社会主义建设,包括让3亿多农民无偿获得了土地。三是中国共产党进行了改革开放,开创、坚持、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繁荣。

  这三件大事,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前途命运。今天的中国已经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在40年里实现了9亿人口摆脱极度贫困,连续十多年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30%。

  中国的发展进入了新时代、新发展阶段,迈入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在百年华诞之际,中国共产党将带领全国人民把国家建设的更加富强、更加美好。

  沃森:40年使9亿人口摆脱贫困,这是个重大成就。您认为,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以后,将对中国政治的未来以及后疫情时代的全球经济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戴:过去一百年的历史已经充分表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过去是、并将继续是中国取得成功的根本保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大优势。

  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关系不是功利主义的权宜联盟,绝不会在任何外部压力下有丝毫动摇。党和人民早在革命时期就结下了血肉联系,人民就是江山,江山就是人民,这一点往往是西方一些人选择性忽略的。中国将继续毫不动摇的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因为这一道路符合中国国情并且取得了成功。

  对于世界而言,中国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将为其他国家提供更多发展机遇。我们已同17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文件,将继续高质量推进“一带一路”建设。

  沃森:在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中,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发挥着什么样的作用?

  戴:在抗击新冠疫情这场攻坚战中,中国共产党发挥了关键的中流砥柱作用。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指挥、亲自部署抗疫斗争。党做出了艰难而必要的决定,将拥有1100万人口的武汉市封控了76天。当时一些西方国家还指责这样的措施太过严苛,但回过头来看,及时封控对于挽救生命和迅速控制疫情至关重要。

  在中国共产党统一领导下,全国一盘棋,统筹调度各类资源和力量,确保将防护资源集中到抗疫第一线。例如,我们在武汉用短短两周左右时间就建成了两所1000张床位的全新医院,这是数万名中国建设者日夜奋战的结果。我们还从全国各地抽调了4万多医护人员奔赴湖北,这些医生和护士中有许多是党员,有些人甚至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另一方面,在抗疫过程中玩忽职守的官员被依法追责。

  总之,正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全国人民上下一心,众志成城,夺取了抗击疫情的重大战略成果。

  沃森:在巴哈马开店经商的中国人越来越多,中国商店、餐馆随处可见。一些中国人抱怨巴哈马人对他们存在歧视,而巴民众也担心中国人会“占领”巴哈马,您怎么看?

  戴:你描述的现象确实值得关注。中国企业在世界上许多国家开展业务,每到一个国家,就需要适应当地的新环境和一套不同的规则和做法。这对他们来说并不容易。总体上中国企业在巴哈马是受欢迎的。中资企业人员勤奋工作,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与当地人相处和睦。他们很重视企业社会责任,“多里安”飓风和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们积极向当地民众捐款捐物,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由于文化差异,中国企业可能并不总是那么善于沟通。他们需要更好地自我表达,更多地与当地人打成一片,而当地人也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他们。到目前为止,我认为没有什么要特别担心的,中资企业的存在对巴哈马企业和民众来说是非常有益的。

  沃森:确实,中国游客和商人更倾向于和中国人待在一起,并没有融入到巴哈马文化中去。

  戴:这是个文化习惯问题。通常中国人都说普通话,英语不一定很流利,也不一定像当地人那样外向。但你一旦熟悉了他们,就会发现他们非常善良,也乐于助人。我认为华裔巴哈马人可以在缩小文化差距方面发挥桥梁作用,帮助其他华人华侨更好融入当地社会。

  沃森:新冠肺炎疫情对世界经济以及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经济和彼此关系有何影响?很多人指责是中国引发了全球疫情,对此怎么看?

  戴:新冠肺炎疫情不仅对中国,也对世界其他国家产生了严重影响。去年中国经济增长率仅为2.6%,为40年来最低水平。今年中国经济强劲复苏,一季度增长超过18%。

  疫情确实影响了中国与其他国家的经贸关系。去年中巴贸易额下降了18%,我们正努力让两国经贸恢复到正常水平。所幸,今年上半年世界主要经济体呈现出强劲复苏势头,这为巴哈马的经济复苏创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我们高兴地看到,巴哈马旅游业正在恢复强劲增长。希望随着疫苗接种不断取得进展,旅游业会迎来更强劲地复苏,带动巴哈马经济稳步恢复发展。

  至于疫情对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关系的影响,我认为,理性的声音仍是主流。一味指责某些国家没有任何帮助,这能拯救生命吗?不能;能缓解任何人的困难吗?也不能。病毒是不分国界的,可能在任何时候攻击任何国家。之前人类经历过很多疫情和传染病了,比如H1N1、埃博拉病毒、艾滋病毒、以及1918年流感大流行等。国家间不应相互指责。

  去年上半年,在中国抗疫斗争的紧张关头,我们获得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同情与支持。巴哈马政府也向中方致函表达了支持。几个月后,形势出现较大反转,我们开始帮助其他国家。我认为,人类面对疫情时,最重要的是同舟共济、携手合作,而不是相互指责和推卸责任。

  沃森:中国在疫情期间给予了巴哈马哪些帮助?

  戴:疫情期间,中巴守望相助,相互支持。自去年以来,中国先后向巴哈马援助了5批抗疫物资,新一批援巴物资也将于近期运送,希望这些物资能为贵国抗击疫情发挥作用。

  沃森:关于疫苗,除了目前正在接种的阿斯利康疫苗以外,巴哈马也在积极寻求其他的选择。中国国内正在接种自己研发的疫苗,中国是否愿意向有需要的国家提供疫苗援助?

  戴:是的,我们一直在提供。中国有四种疫苗在101个国家获准紧急使用,其中两种已得到世界卫生组织紧急使用授权。尽管中国自身需求巨大,我们一直尽最大努力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今年3月底,中国国内每接种一剂疫苗,就有一剂疫苗提供给了其他国家。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向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了超过3.5亿剂疫苗。正如习近平主席在全球健康峰会讲话中所说的,中国还将竭尽所能做得更多。

  令人遗憾的是,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在疫苗接种上出现了严重的不平等现象。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和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都对疫苗民族主义和巨大免疫鸿沟表示遗憾。非洲一些国家的疫苗接种率甚至不到1%。

  中方一直呼吁发达国家尽快履行同发展中国家分享疫苗的承诺。哪怕耽搁一天,也会有更多人面临感染、住院甚至死亡的风险。国际社会应立即采取协调行动,共同应对。

  沃森:中国疫苗的有效性怎样?

  戴:中国的疫苗十分安全有效。我们听说过关于其他疫苗的不良反应事件。中国的疫苗在100多个国家给不同年龄段的人群接种。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其他国家,迄今都没有出现严重不良反应的报道。中国疫苗能提供广谱抗毒保护,针对变种病毒也有效。一些国家曾经开展针对中国疫苗有效性的研究,结果是积极的。

  沃森:你们跟巴哈马政府探讨过向巴提供疫苗吗?

  戴:中国对于向有需求的国家提供包括疫苗在内的抗疫援助持开放态度。如巴方提出这方面的需求,我们愿同巴政府就此保持沟通。

  沃森:巴哈马同邻国美国有着长期的传统友好关系,同时中巴也有重要投资合作。不少巴哈马民众担心,巴哈马夹在中和美两个“情人”之间,难以取舍。您怎么看这个问题?中方是否对巴美关系存在关切?

  戴:巴哈马希望同邻国保持良好关系,这是自然而然的,特别是临近的大国能够在许多情况下为巴提供帮助。对中国而言,我们在巴哈马没有地缘政治目的,我们发展中巴关系的重点是推进经贸合作和人文交流。我们不觉得巴哈马需要在中国和邻国之间作出选择,也不愿意看到巴哈马被迫做取舍。巴同中国和邻国的双边关系可以并行不悖地发展。同时我们也不希望中巴正常合作关系受到干扰。我相信巴方能把握好自身的外交政策和对外关系。

  沃森:您作为中国驻巴大使,工作重点是什么?或者说,到您离任时,您希望能够取得什么样的成果?

  戴:我很荣幸成为中国驻巴哈马第九任大使和首位女大使。我的使命说起来很简单,就是同巴方携手共创中巴关系更加美好的未来。具体而言,一是推动在疫情缓解后尽快推动高层互访和接触,进一步增强双方政治互信;二是加强经贸合作,打造两国关系新亮点;三是同巴哈马各界共同努力,增进两国人文交流和相互理解。

Suggest to a friend:   
Print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巴哈马国大使馆 版权所有